首页 > 配资利息 > 陈光明的原罪!端着东方资管的碗筹备睿远基金

陈光明的原罪!端着东方资管的碗筹备睿远基金

[导读]:2019年4月,时任上银基金董事兼总经理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督察长史振生等9位上银基金的高管、员工,出现在《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报材料...

你见过第一个完整财年,就能盈利的金融机构吗?

除了匹凸匹那种,我见过。

睿远基金第一个完整财年,就赚了7502万元。

这一点,很陈光明。

陈光明,你学不来

2019年4月,时任上银基金董事兼总经理李永飞,时任上银基金督察长史振生等9位上银基金的高管、员工,出现在《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景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报材料的自然人股东名单中。

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一边替上银基金打工,拿着上银基金的薪酬,一边申请设立自己做股东的基金公司,端着打工的碗,拉人筹备自己的基金公司,这番操作,亮瞎眼,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在哪里?

2020年2月28日,在证监会官方公布的《基金公司管理审批表》中,景泽基金被“中止审查”。

比起景泽基金,陈光明创立的睿远基金,则要幸运得多。

同样是“端着打工的碗,拉人筹备自己的基金公司”,上银基金时任高管、员工,失败了。但是时任东方红资管董事长的陈光明,却成功了。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2017年7月21日,时任东方红资管董事长陈光明,发起设立的睿远基金,出现在当时的《证券、基金经营机构行政许可申请受理及审核情况公示》候审队列中。

2017年12月4日,睿远基金获得第一次意见反馈。

知情人士透露,申报睿远基金时,陈光明还在东方红资管担任董事长,申报信息刚在证监会网站上披露,就被市场注意,并引发了股东方的不满。

可能怕引起轩然大波,陈光明将网站上刚披露的申报信息,立马撤回。至于为何能迅速撤回,各位读者可任凭幻想。

2018年3月7日,东方红资管正式公告,陈光明因个人原因离任董事长一职。

2018年10月23日,中国证监会批复核准设立睿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8年11月21日,睿远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发布成立公告。

《证券投资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第三章第十九条规定:高级管理人员、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不得从事与所服务的基金管理公司或者基金托管银行的合法利益相冲突的活动。

端着东方资管的碗,拉人筹备自己的公司,还是同业竞争关系公司。这算不算原罪?

有一个坊间传闻,陈光明离开东方资管,创立睿远基金前后,频频在媒体上亮相。在一次某大报举办的颁奖论坛上,受邀做主题演讲。

东方资管的新任老总,本来也在受邀名单之列,知道陈光明要做主题演讲,立即婉拒主办方,称有要事,不能参加。

上周,每经记者从某上市公司的定增方案中注意到,睿远基金创立后,第一个完整年度,2019年的经营情况,相当出色,2019年营收4亿元,利润总额为7502万元。

有大佬调侃:成立第一个完整财年就盈利的金融机构,我只见过匹凸匹……

首只专户产品跑输沪深300

今年以来,爆款基金频频。许多渠道,暗示或者明示投资者,需要加大投入金额,才可以按比例配售,获得足够的购买份额。

这种方式,也加大了投资者的认购金额,特别是当市场行情火热时,越想买基金,越怕买不到,认购金额越大。

但最后配售到的份额,只有原计划买入的十分之一,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这种按比例配售,实则是饥饿营销。

饥饿营销,对睿远基金,并不陌生。

睿远基金的首只专户产品,就曾营造渠道热情高涨,一日售罄的气氛。

但在今年初的第四届揭粉嘉年华上,一位睿远基金首只专户产品的持有人私下告诉老揭,当初睿远基金的首只专户产品,并没有想象中的火爆,也没有一日售罄,甚至是低于渠道预期。

为此,有渠道开了好几次高净值客户推荐会,才令睿远基金的首只专户产品,募集超百亿。

这位持有人,正是在某渠道的第二次推荐会上,被打动认购。

该持有人还告诉我,2019年,睿远基金的首只专户产品,睿远基金洞见价值一期,全年累计涨幅在20%左右,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幅是36.07%。跑输指数,令他有点小失落。

根据私募排排网最新数据,已公开的数据中,睿远基金洞见价值一期8号,成立至今涨幅19.33%,跑输同期沪深300指数23.04%的涨幅。
 

当时,这短短百字的信息推送雷点众多。

首先,睿远先期发行的专户产品业绩被拿来宣传。这只成立于2018年12月13日的专户产品,在当时成立不足三个月,业绩就被拿来作为公募起航的卖点。

这其中的问题在于,不仅成立时间短的业绩不能宣传,专户的产品业绩作为公募的卖点是如何通过公司风控部门的?

其次,“没买到的客户不用着急,睿远首只公募基金将拟在3月中旬发行。”这样的表述,则是完全无视公募基金宣传推介材料管理暂行规定中再三警示的相关用语:使用“欲购从速”、“申购良机”等片面强调集中营销时间限制的表述。

即便没有直接用这两个明令禁止的词,但这种暗示性的销售用语,实则是机构与监管的博弈。

虽然睿远基金大概率会甩锅渠道,但基金从业人员都知道,所有渠道的营销资料,来源于基金发行方。

单日净值回撤较大

我个人猜想,陈光明最近有点烦,有点烦,有点烦。

否则,不会近期又是罕见发声,又是致投资者的一封信,又是内部路演。

实际上,哪是罕见发声,明明是经常发声好不好。陈光明离开东方资管后,发声的频率,不要太高哦。

可能,他最近的烦恼在于两点:

1、首只专户产品,成立至今,一年零4个月了,依然跑输沪深300指数。第二只专户产品就快发行了,还能吸引到盲目跟风的韭菜吗?

2、首只公募产品,近期净值波动较大,进入3月以来,最大回撤超过20%。

特别是在市场特别恶劣的交易日,单日净值回撤较大,超出投资者预期。

譬如今年3月16日,当天沪深300大跌4.3%,但令人意外的是,首只公募产品睿远成长价值混合,当日净值暴跌6.47%

很显然,短短一周之内,在大盘单日重挫下,打着价值投资旗号的睿远成长价值,表现出与沪深300如此大的偏离,令人震惊。

难怪,在3月20日,睿远基金的电话会议纪要透露,将利用一些对冲工具,使净值回撤控制做一些比较好的探索。

睿远基金标榜自己价值投资,但很多私募朋友跟老揭说,非也非也。

现在睿远基金第一只专户产品跑输指数,就急着发第二只专户产品。可见睿远基金急于圈新钱补仓。

公募基金,从来不是赚快钱的行业,教育投资者这么多年,股东自己也忘了吗?

至于睿远基金是不是真正的价值投资?睿远首只专户产品成立至今为什么会跑输沪深300?陈光明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股票配资合法-股票配资服务-股票杠杆平台-亿配资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izusu.com/lixi/2020/0327/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