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配资服务 > 康得新的股东资格能否被取消?

康得新的股东资格能否被取消?

[导读]: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得碳谷)已经变更为荣成碳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董监高和股东名单等信息也已于12月9日变更。 康得集团和...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康得碳谷)已经变更为荣成碳纤维科技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董监高和股东名单等信息也已于12月9日变更。
 
康得集团和康得新从康得碳谷的股东名单中消失,原股东荣成市国资公司与新股东荣成木华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分别认缴注册资本10亿元和15亿元,持股40%和60%。
 
对于这样的结果,康得新的投资者们难以接受。
 
康得新的股东资格能否被取消?
 
2019年7月31日晚间,康得新发布投资对外投资进展及风险提示公告称,根据公司收到的康得碳谷《股东会临时会议的通知》,85.71%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同意解除康得新及其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康得集团)的股东资格。
 
对此,85.71%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来自康得碳谷另外两家股东——康得集团和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简称荣成国资)。
 
康得新称,根据公司收到的康得碳谷《股东会临时会议的通知》,钟玉、康得集团、康得新通过康得集团及其关联方将全部出资(22亿元)予以抽逃。因此,康得碳谷于2019 年7月19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审议了《关于解除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的议案》等议案。本项议案表决结果是:85.71%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同意,14.29%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康得新)反对。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曾有康得新中小股东表示,这是对康得新15万中小股东的“公开抢劫”。理由是上市公司投入的20亿元已经用于康得碳谷项目的前期建设,有关部门应该将康得集团与康得新区分,康得新和他背后的15万中小股东同样是受害者。
 
临时股东大会后,荣成国资起诉康得碳谷,康得新、康得集团为第三人,诉讼请求包括确认康得碳谷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有效,判令被告康得碳谷办理临时股东大会决议中的减资程序等。
 
2019年8月1日,荣成市人民法院受理本案。诉讼过程中,第三人康得新作为原告另行提起诉讼。法院认为两案系基于同一事实发生的纠纷,裁定合并审理两案。
 
本案中,康得碳谷认可原告的各项诉讼请求。康得集团未作答辩,康得新要求法院裁定7月19日康得碳谷临时股东会决议无效。
 
2019年6月,钟玉签署一份《授权委托书》,授权时英勇代为履行康得碳谷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原告因此认为,时英勇有权召集并主持康得碳谷公司董事会,有权主持康得碳谷公司股东会。
 
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康得新认为,根据康得碳谷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董事会会议由董事长召集和主持,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不履行职务的,由副董事长召集和主持,副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不履行职务的,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一名董事召集和主持。因此董事会能否由董事长授权时英勇召集和主持,程序是否合法,由法院依法认定。
 
康得新认为,即使康得集团抽逃了2亿元的注册资本,也只能解除康得集团的股东资格,但不能解除康得新的股东资格。康得碳谷于2019年7月19日所做出的股东会决议对康得新公司不具有合法效力。
 
一审法院认为,《授权委托书》经鉴定,钟玉签名属实,法院对康得碳谷公司股东会临时会议召集、召开程序的合法性予以确认。二审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裁定。
 
两次判决没有涉及康得碳谷临时股东大会各股东的表决权问题。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康得新中小投资者侯某称,临时股东大会的程序如果合法,其荒谬处在于康得集团抽逃资金后,却投票解除了康得新在康得碳谷的股权。“康得集团作为抽逃出资的股东,其表决权应受限制,所以股东大会的决议是无效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股票配资合法-股票配资服务-股票杠杆平台-亿配资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izusu.com/service/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