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配资在线 > 原子智库丨谜一样的日本答卷:何以首富孙正义

原子智库丨谜一样的日本答卷:何以首富孙正义

[导读]:众所周知,日本老龄化严重,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就是老年人。因此,在中国的疫情发生后,临近中国的日本,就颇为引人关注:先是聚焦于“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感染疫情...

众所周知,日本老龄化严重,而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易感人群就是老年人。因此,在中国的疫情发生后,临近中国的日本,就颇为引人关注:先是聚焦于“钻石公主”号邮轮的感染疫情应对,继而是日本相对温和的抗疫措施。

那么,“佛系抗疫”表象下的日本,真实情况如何?

真实情况是:截至3月25日上午10时30分,日本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1212例。并且,日本并不统一要求大家接受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接受体温测量。甚至直到今天,哪怕是出入首相官邸,都不需要测体温!

这背后,既有日本先进强大的医疗实力——日本每千人拥有的病床数为13.7张,远高于世界平均的3.7张,高居世界第一;也有日本基于其专业发达的医疗分级体制而形成独特的抗疫智慧和策略:努力将战疫的进度拉长,争取的是最小的代价、最低的牺牲,而不是最快的成功。

具体做法是:安排没有症状的人在家等待,不要急于检测。因为要保障医疗资源的正常运行,所以轻症患者在家依据指导静养,减少因为外出和进出医疗机构可能引发的集体感染——是否有必要检测,对什么人提供检测,由医疗机构和专业人士决定。

当然,日本能够按照“日本模式”做作业,离不开两大基础:日本政府在不断自省、不断反思中进步;日本国民的自律守法,居安思危。

欢迎阅读原子智库的“全球战疫启示录”系列策划之3:《专业的分级诊疗、以时间换空间、代价最小化……抗疫的日本答卷》。(该系列第一篇为:《原子智库 | 为何欧洲疫情还在蔓延而韩国已控遏,被忽视的韩国现代治理》,第二篇为:《原子智库 | 医卫水平一般的越南,何以非典新冠疫情防控都令人刮目相看?》)

以下为正文:

新冠病毒疫情,就如同一场全球统考。答题快的,难免操心慢的,就会疾呼日本不会借鉴邻国经验。其实,这是基于对日本的不了解。日本正在努力按照“日本模式”和“日本智慧”做“作业”,如果顺利的话,也许能够交出一份有助于推进人类抗疫史的答卷。

这次,日本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表现上,颇有令人惊讶之处。

惊讶之一,日本在对访日游客、中国人的保护与救治上,表现出了不分国籍的爱护。

自1月28日第一次派出撤侨包机以来,日本先后从武汉撤侨5次,第一次接回206名侨民,第二次接回210名侨民,第三次接回149名侨民,第四次接回198名侨民。受中国法律限制,中国国籍的日本人配偶及儿女,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是不可以随外国包机出境的。日本从首次派出撤侨包机时,就同中方多次协调该问题,最终在2月16日,从武汉接回了65名侨民及其中国籍配偶。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包机每次从东京羽田国际机场出发,都是装满了武汉急需的防疫救援物资。

对于在日本国内滞留的中国游客,日本出入境入国管理局也破例延长了签证,由日本观光局开设的、针对外国旅行者的“访日游客热线”,24小时提供咨询服务。该热线可同时应对日语、汉语、英语和韩语多种语言系统的需求,针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最新信息、如何正确洗手和漱口等防治措施、以及如果怀疑自己感染应如何就近就医等问题,给在日的外国旅行者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在日本的外国旅行者有任何疑问或者不安,都可以立即拨打热线电话进行咨询。凡是在日本境内被确诊的中国人,无论是游客还是留学生,都是跟日本人同一对待,公费医疗,直至痊愈。

由于疫情最初是由中国武汉集中爆出,日本社会也曾一度出现针对中国、针对武汉的歧视性言论。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官员在记者会上特别拜托记者,报道的时候要考虑到导向问题,“坏的是病毒,而不是人”。一所日本学校在1月31日也为学生家长们邮送了通知,专门强调,随着 信息在 新闻和网 络上 的不 断扩散,出现了一些恶意评价中国人、武汉人的言论,“请各位家长在同孩子说起此事时,注意言行,培养孩子正确的人权意识”。

中国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用“非常感动”、“衷心感谢”、“铭记在心”的话语传递了一种心情。外媒评论,中国官方这种感性的表态,是非常罕见的。

记得有日本电视媒体揭露在日华人排队抢购口罩并高价倒卖的新闻的第二天,就有多位日本人给电视台打电话、发传真表示抗议,认为节目存在导向问题,容易引起误解。其中一个传真是这样写的,“我的妻子是中国人,我的单位里也有中国同事。他们眼见家乡的亲人需要口罩,所以想尽一些自己的力量,他们是从这样单纯的目的出发,每天一早到药妆店门口排队,努力地收集口罩寄回中国。节目里说那些排队购买口罩的都是为了倒卖,这种说法让人难以置信。的确有一部分中国人可能不守规矩,日本人当中也有不守规矩的人。希望贵台的节目不要再有偏颇、抹黑中国人的形象,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贵台能就之前的节目发声明订正。”

更不要说,日本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再到民间企业、个人给予中国的抗疫物资援助,充分展现了日本独特的“灾害外交”,为中日关系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如今,日本更是得到了“灾害外交”所带来的良好回报,中国正以“滴水之恩未敢忘,涌泉相报无须还”的精神返捐日本,支持抗疫。

惊讶之二,日本在对“钻石公主号”的救助上,体现了一个有责任的大国的承担。

“钻石公主号”是英国船籍,运营方是美国公司。在进入日本横滨港的几天前,船上就发生了集体感染。在国际法上,有一个“国旗主义”原则,也就是公海上的船舶归所属国管理。当时,包括韩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拒绝这艘外国籍船只入港,他们并没有遭到国际舆论的谴责。但是,日本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敞开了海上大门,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由于日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权力对“钻石公主号”实施管辖和控制,所以在疫情处理上曾为人诟病。有舆论认为,日本没有立即安排所有人下船隔离,是扩大感染的首要原因。实际情况是,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立即准备出可容纳3000多人的隔离设施。何况这3000多人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更为关键的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一艘满载传染病的豪华邮轮,也从未出现过由他国来对应处理的案例。日本这次的做法,为国际法的完善、为人类抗疫史的进步,提供了宝贵的参考。

在国际舆论的共同推动下,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于2月下旬,终于决定派飞机接游轮上的本国乘客回国。但是这一举动都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只接走检疫后无症状的,有症状则留在日本,由日本来公费救治。

日本这一举动,无疑提高了国际地位、彰显了国际信誉度,也为东京奥运会的延期举办获得诸多国家的同意与支持赢得了筹码。

惊讶之三,日本居然拒绝了孙正义要捐核酸检测试剂盒的义举。

孙正义先是在推特上表示,听闻日本有人想检测,但因试剂盒不足遭到拒绝,所以自己要捐试剂盒。但很快,下面的评论就指出,此举非常不妥,是添乱而非提供帮助。

被外界誉为“日本吹哨人”的传染病专家岩田健一郎也多次表示,“首先,请认清,检查结果并非准确这一事实”。他强调,“试剂盒的检测结果并非100%的准确,安排没有症状的人在家等待不要急于检测,是一种正确的战略。因为要保障医疗资源的正常运行,所以轻症患者完全可以在家里依据指导来静养,减少因为外出和进出医疗机构可能引发的集体感染。”“是否有必要检测,对什么人提供检测,是由医疗机构和专业人士决定的,请不要用个人情感绑架政权”。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日本每千人当中,拥有的病床数为13.7张,远高于世界平均的3.7张,高居世界第一。尽管如此,日本也无法因为追求集体、一致、齐心协力抗疫的表象,就去牺牲掉慢性病患者和突发性疾病患者,也不会统一要求大家接受检测,接受体温测量。直到今天,哪怕是出入首相官邸,都不需要测体温。

在疫情前,如何借助专家团队的智慧,不被民情、舆情所绑架,需要一个政府很大的底气与勇气。

惊讶之四,日本在对应新冠肺炎疫情上的“朝令夕改”。

1月末,日本在海关实施所谓的“水际对策”,要求自主申告,测量体温,填写健康卡等。2月1日,日本政令提前实施,相关部门可要求疑似患者接受检查并强制入院,入境人员必须申报是否去过中国武汉,配合入境后定期的健康追踪汇报,拒绝14天内在中国湖北滞留过的外籍人士以及持湖北发行的旅游签证的外籍人士入境。2月13日,拒绝在中国浙江省滞留过的外籍人士以及持浙江省发行的旅游签证的外籍人士入境。2月16日,呼吁企事业单位远程网络办公和错时出勤。

3月2日,安倍晋三首相亲自“要求”全国公立小中高校临时停课,大型活动中止、延期或缩小规模。同时,对因为照顾孩子而影响工作的家长提供补贴,如果身份为自由职业和私营业主,政府将给予每天4100日元的补贴。如果是企业在职员工,则每日提供上限为8330日元的补贴,通过雇佣单位发放。另有一些校外托管机构因为停课而产生的损失,也由政府承担。

3月6日宣布,新冠肺炎PCR检测纳入国民保险。3月8日宣布,自3月9日起到3月末,暂停已由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发放的一次及多次签证的效力,从中国以及韩国入境的人,需要在指定地点进行为期两周的观察隔离,并避免在日本国内使用公共交通工具。3月10日,日本消费者厅列出了46种“据说”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保健食品、空气净化机、空间除菌剂等,为大家正本清源,呼吁国民不要上当。3月15日起,日本政府出台法律,禁止在日本倒卖口罩,违者可判1年以下或罚款100万日元。

不仅如此,日本还制定了一系列紧急对策,包括延长低收入群体的电话费、水电煤的缴费期限;延长个人的所得税、社会保险费等的缴纳期限;延长原定于6月结束的无现金结算的积分返点;拟向国民发放现金补贴,目前金额设定在每人2万日元以上5万日元以内,包括在日外国人,都是发放对象。

日本新潟青陵大学大学院教授、社会心理学家碓井真史曾说过,“我们必须要有适当的不安”。新冠病毒疫情随时都在变化,“朝令夕改”不是坏事,说明日本政府随时都在跟踪事态、紧抓需求,并给出实打实的政策和指导方针。

回顾日本的抗疫史,不难发现,每逢大难必立法,可谓是日本的优良传统。日本在明治时期就颁布了《传染病预防法》,1999年4月1日又颁布了《感染症法》,以替换《传染病预防法》。《感染症法》强调了预防措施和对于患者人权的考虑。

2002年11月,SARS(非典)爆发,日本于2003年10月16日修订了《感染症法》,增加了人员移动与物资移动的相关内容,2007年4月1日修订了《结核预防法》,将其与《感染症法》统合。H5N1型禽流感发生后,日本又于2008年5月2日修订了《感染病法》,根据病症的严重性和病原体的感染力,将传染病分成第1类、第2类、第3类、第4类、第5类,以及指定传染病、新传染病这七种类型。不同的类型,政府主导的对应措施也各不一样。比如2012年爆发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和2013年的H7N9型禽流感,都被指定为了第2类传染病。可以说,日本的《感染病法》是随着时代与病症的变化,不断修订、不断完善的。

近日,作为应对疫情的最后的王牌,日本在3月13日通过了《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这使得安倍首相可以在疫情扩大后,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日本政府在不断自省、不断反思中进步;日本国民也在自律守法,居安思危。日本能够按照“日本模式”做作业,离不开这两大基础。

目前,日本正在努力将战疫的进度拉长,争取的是最小的代价、最低的牺牲,而不是最快的成功。有了这样一种认识,所有惊讶或许都变得可以理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股票配资合法-股票配资服务-股票杠杆平台-亿配资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eizusu.com/yxtg/500.html